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股票频道大盘专家视点>  正文

刘纪鹏:中国资本市场是一个存量财富的分配市场

http://stock.591hx.com 2016年12月09日 16:29:54 中财网

  12月9日消息,由证券日报发起并主办的“第十二届中国证券市场年会”于2016年12月9日在北京全国政协礼堂举办,主题为“创新引领增长,改革激活市场”。著名经济学家、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出席并发表演讲。他表示,这两年我们看资本市场的作用,比如IPO从去年开始不到2000亿,大股东减持4500亿,今年IPO融资数没出来,我想也不会超过2000亿,现在为止大股东减持又4000多亿。这哪儿是要素的资源的配置市场,整个就是一个存量财富的分配市场。

  著名经济学家、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著名经济学家、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

  以下为演讲实录:

  《证券日报》每年的年度论坛我基本都参加,这张报纸跟我很合得来,中国资本市场26年,我想始终不渝坚定不移地倡导和呼吁一个积极的资本市场。我觉得一张报纸就是《证券日报》,还有一个人就是刘纪鹏。我如此践行过来始终如一,我今天确实在怀疑自己这种积极的态度还能坚持多久?也许到明年就剩下一张报纸《证券日报》,我也坚持不住了。

  今天少鹏定的题目是“股市的短板和解决之道”,这个话题要这么谈的话我想还是年复一年重复老调,中国的股市到底怎么了?我们到底要建一个什么样的资本市场?这个市场到底要为谁服务?这个大的问题无论如何应该在十九大之前把它讨论清楚,让我们的习主席不仅重视这个地方,这个地方也应该为中国梦争口气。我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来,从本质上看这26年没有发挥晴雨表和资源要素配置的作用,它经常跟经济周期相反。

  2008年以后,中国被称为“世界经济的引擎”,这是说的最多的,第二个就是“沙漠中的绿洲”,接下来就是“黑暗中的明灯”,把欧美这些沙漠这些黑暗衰退危机中的国家都带出来了,美国说今年经济增长接近2.8%—3%。我们自己可能用力过度,经济上的下滑是表现了,看我们的资本市场,起来过吗?今天美国的股市创了134年的新高,香港的股市也快回到2008年以前,我们呢?2006年、2007年不说6000点,就说4000点,这么费劲,而且直到今天国家身陷其间不能自拔,这个股市还起得来吗?我们要这个市场到底是干吗的?既然它不跟国民经济同步,那这个市场到底跟谁同步?比如说我们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们说资本市场是要素配置最完善最重要的市场,这些年基本还是银行在那儿撑着。这两年我们看资本市场的作用,比如IPO从去年开始不到2000亿,大股东减持4500亿,今年IPO融资数没出来,我想也不会超过2000亿,现在为止大股东减持又4000多亿。这哪儿是要素的资源的配置市场,整个就是一个存量财富的分配市场。股市搞了这么多年谁最受益?是为广大中小投资人产生财富效应,为我们中小企业、国企改革筹集资金转换机制发挥作用?IPO的融资数量远远不如股东们减总,从存量中挣别人的钱,分配拿钱。这个深刻的问题是简单的短板问题吗?为什么就熟视无睹?

  我刘纪鹏呼吁这么多年,我看得很清楚,《证券日报》哪年成立我不记得了,我哪年成立的我知道,我哪年到中国资本市场,从2009年深交所试运行,2010年深交所正式运行,1992年开始写银证分离,把证监会组织出来,这些报告我都参与,我说的话第一是充满感情的,第二是有历史依据的话。对国有企业的转制是起了作用,但是随后随着中小板、深交所的诞生,虽然出生很艰难,但是这个市场在财富分配不合理的现象越来越严重。这里面蕴含着治理结构。刚才魏刚讲治理结构,官方怎么讲和我这个民间的讲肯定有差别。

  有限的时间定一个大的话题,我开一个头,以后《证券日报》多组织讨论,什么题目?从治理结构和财富分配入手,建一个公平正义的中国股市,话题太大了。治理结构很简单,刘主席上次基金业大会讲的这番话,也在市场掀起了波澜,我也在台下坐着。金融创新、引领增长,现在有时候分不清楚金融创新和妖怪兴风作浪的差别,哪国不是保险资金,不能说中流砥柱也是主力基金,香港机构投资者背后大部分是保险和基金。前几天《证券日报》没少提到保险资金,现在没把握好突然变成妖精了,这里面有多少名堂,这个问题闹了两年,是几个小妖精作怪吗?你银证保面对问题为什么不出手解决,举牌是好事坏事?不能一概都否定。这个市场26年为谁服务?一股独大和内部的控制人,难道不是吗?一上市就是几十亿、上百万的富翁,哪个不是?最近吉林永大到现在上市四五年,持股75%,提供利润一个亿,到今天为止减持为零,卷走了67.8亿,耽误了后面多少中小企业上市,这些钱哪儿去了?光知道给上市公司融资得到好处,背后的实质是大股东,上市的目的是大股东在资本市场套现。诞生了多少高科技一流的企业,有责任感的企业?凭什么中小板、创业板一股独大上市前持股五六十没人管,这么财富紧缺的情况下,一上市前两百家创业板最新的数据我没有,市盈率72倍,32块钱,上市之后一级市场压住,二级市场还爆盘,就减持,发行制度在中国体制下不从根源上堵住财富分配不合理的根源,那就是几家欢乐万家愁。大家给他们财富堆积成为一个又一个的富翁,也可能到华尔街五亿买三幅画,可能减持两三个亿弄点零花钱,他们都说的出来,还有说减两三个亿给孩子弄点学费,富人说话就是任性。

  再来一个深港通,汇率再贬值,哪个月不是三百七八十亿、四百亿的减。我们禁得住这么玩吗?减持成一条曲线,先是定增,一条产业链,地下减持抢劫财富的产业链形成了。先定增,去年一千八九百亿IPO没上几家企业,定增倒是一万三五千亿。大股东减持四千五六百亿,这就是我们的市场在配置着资源的旗帜下悄悄地在存量财富上进行洗劫。先定增90%,为什么定增这么活跃?那边卡住了,现在已经唾弃这个市场,厌恶这个市场,谁跟你玩?那就玩定增,找十五六个人进来,都是哥儿们,接着就是高送转,我们那会儿高送转10送3、10送5,10送10非常罕见,现在一看10送30、10送28、10送25,高股价立刻被掩盖。原来40块钱10送3变成多少?10块钱。这种游戏玩得很精彩。高送转完了,在低股价一股变四股,再接着减持。我们把任何一个案例随便挑出来看,家族企业的一股独大和国有跟不一样,国有谁减?减也到不了腰包里面,一声令下不能减。可能治理结构有点问题,但是我们现在随着大量民营中小企业的上市,在这个问题上如果制度再不变化,这儿就成了近十年以来09年创业板、04年中小板开通,应该是一个最腐败、最黑暗、最不公平、没有正义的市场,在这儿是最容易暴富,只要上市。四百多个创业板公司,每家9900万股的上市股本,工商银行一家3650亿,顶你3600个创业板,这就是实质的背后。谁去玩它?玩不动。公募基金去吗?公募基金都跟创业板勾搭在一起。一只基金的力量,为了保住自己不赎回,只能跟这儿,最终也烘托了财富分配得手。

  而在这种背景下,中国最受益的是谁?统计一下深交所、创业板、中小板这些年造就了多少亿万富翁,王中军兄弟上市前一个多亿俩人合计,现在186亿,只比这个数字多不会少。这十年股市最受益的人群,他们给社会的回报是什么?腾讯马云这还都不在这儿,看得见的对中国起巨大结构性改革的样板公司都没在。这样的人他们可没有表面上兴风作浪,他们都潜在水下,暗流汹涌。我们需要监管者,需要媒体能看到,不要看表面的几只小妖精,要看到水下的老妖精。老妖精要不要有人管管?你们看不到这个市场来俩野蛮人举个牌是坏事吗?你看看我们的治理结构,股民说得上话吗?不就是一股独大,独立董事说得上话吗?我当了独立董事,当了这么多年花瓶,一肚子委屈还挨骂。保姆说话的口气多大,我养了你们,你们要感恩于我。王大哥也好,董小姐也好,看人家的神态,救世主。我们这儿掏了钱,保险也好,股民也好,大面上得说得过去,股东是主人你能否掉吗?有这么猖狂的保姆吗?你说西方都是董事会主观主义,香港联交所就是一个股东其他12个独董,不存在中国股市的这么多基本特征,高度分散。另外职业经理人队伍非常发达,约束机制择优劣态机制名誉机制非常完善。(.新.浪.)


与 文章关键字:资本市场 证券日报 刘纪鹏 银证保 财富分配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