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股票频道股社会>  正文

辉山乳业独董集体请辞 10名董事中仅有4位在履职

http://stock.591hx.com 2017年04月05日 10:05:41 中财网

  5名董事相继辞职,执行董事葛坤也处于“失联”状态,处于危机中的辉山乳业已经呈现“树倒猕猴散”之势,原有的10名董事中,仅余4位尚在正常履职。而这家陷入资金链断裂旋涡的公司,问题到底有多大?在公司财务审计还未更新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

  值得注意的是,在多家乳企撇清对辉山乳业收购意向后,清明假期市场又传出中粮欲收购辉山乳业,对此,中粮方面未置可否。

  要求债权人以时间换空间

  3月31日,辉山乳业发布《更新公告》及董事名单及其角色与职能的公告。其中,在更新公告的主题为《香港法院拒绝冻结本公司香港资产的申请》。

  辉山乳业表示,2017年3月30日,公司注意到,经参考向法院提交的法庭文件,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已向法院申请强制令,冻结辉山乳业及杨凯、其夫人和ChampHarvestLimited在香港的资产,以协助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上海向杨凯、其夫人和公司提起的法律诉讼。法庭文件显示,冻结辉山乳业于香港的资产的申请已被拒绝,法院没有针对该公司批予非正审强制令。

  在公告中指出,歌斐资产在申请中声称,其为辉山乳业在中国内地一间附属公司的债权人,且辉山乳业就该笔约5.46亿元的债务作出担保。

  另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辉山乳业资产负债率69%,总资产341亿元,总负债217亿元。

  事实上,在辉山乳业的债权人中,歌斐资产只是辉山乳业众债权人中的一家。而根据媒体的报道,辉山乳业董事会主席杨凯在3月27日已经约见了8家债权人,谈话的重点包括辉山乳业产量和质量正常,并没有受到资本市场的冲击。辉山乳业正在按计划进行内部重组,计划引进国内顶级战略投资者;本次事件引起辽宁省、沈阳市两级政府高度重视,省市政府已成立5个应急小组协助辉山乳业进行重组;上市公司体系内和体系外所有债务辉山乳业都会承担,请各个债权人续期、展期。再卖一期产品,并给予辉山乳业足够的时间,以时间换空间,不抽贷不压贷不起诉,一起共渡难关,对辉山乳业的持续经营保持信心。

  仅余4位董事尚在履职

  事实上,在辉山乳业承认资金链出现问题时,作为公司的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葛坤就开始“玩失踪”,而根据公司最新的公告显示,葛坤目前仍处于“失联”状态。

  在3月31日的公告中,辉山乳业称,公司依然无法联系到执行董事葛坤。“出于对其下落的关心,公司亦已向香港警方提交了失踪人士的报告,因其已知最后出现的地点是香港”。

  根据辉山乳业3月28日发布的公告显示,葛坤主要负责辉山乳业的销售及品牌建立,人力资源及管治事务。鉴于她自公司2013年于联交所上市之前曾为杨凯团队的一份子,其还负责监督管理集团财务和现金业务以及维持同管理集团与其主要银行的关系。在2016年12月份浑水报告发布之后,葛坤于上述工作的压力变大。自2017年3月21日杨凯收到一封葛坤的信件,指出其最近的工作压力对她的健康造成伤害后,董事会便一直无法联系到葛坤。

  另外,辉山乳业还在公告中称,宋昆冈、顾瑞霞、徐奇鹏及简裕良4名公司独立董事以“要投入更多时间处理其他事务、繁忙等”理由已全部辞任。算上稍早前离职的非执行董事李家祥,目前辉山乳业董事会仅剩杨凯、葛坤、苏永海、徐广义及郭学研5人,而他们均为辉山乳业高管(其中葛坤处于“失联”状态)。

  另外,对于公司目前的现状,辉山乳业在公告中称,鉴于葛坤负责监督管理公司及附属公司的财务和现金业务,该公司已重新安排管理层及人员对本集团财务状况进行审查及核实,尤其是首要优先核实集团的现金状况。公司拥有超过80家附属公司,本次及相关财务核查工作需时比一开始预计的长,因为管理层也必须与其债权人、股东及潜在投资者举行会议。鉴于内地即将到来的清明节假期,银行和其他公司将在公众假期关闭,公司预计本次对其财务状况的核实工作将持续更长时间。

  如无其他重大进展,辉山乳业预计将于2017年4月10日开始的星期再发出更新公告。

  传中粮有意洽购

  彼时,在辉山乳业曝出资金链断裂时,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辉山乳业唯有走破产重整之路,用市场化的手段而非行政手段来解决问题。

  之后,坊间有传闻称,荷兰皇家菲仕兰乳业公司有意接盘辉山乳业股份,不过菲仕兰大中华区高级副总裁杨国超否认了该传言,其称“菲仕兰没有这个计划,并会密切关注事态进展。”

  然而,在清明放假前,又有媒体报道称,辉山乳业正在与中粮集团接触,而后者有意洽购辉山乳业股份。

  据媒体报道,当被问及中粮有意收购辉山乳业股份的消息时,中粮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到时候我们这边会有一个通稿,有什么消息以通稿内容为准。当被追问何时发布正式消息时,中粮集团相关负责人说,如果没有正式消息,现在说都没有意义。

  媒体记者试图采访中粮集团求证上述信息,但截至发稿时,并未得到中粮方面的回应。

  对于中粮有意洽购辉山股份一事时,在业内人士看来,这要看蒙牛的态度。而蒙牛乳业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记者表示,蒙牛的任何增持或并购都要出于战略上的考量。“如果未来在战略上有需求,我们会对国内的乳企予以关注”。

  不过,沈萌认为,实体企业不会轻易的拿出几十亿元来购买辉山乳业股权,从而背负百亿元的负债。“辉山乳业应该充分利用香港和内地资本市场的制度,以及内地政府的支持。香港上市公司收购部分海外资产,同时将内地主体进行股份化改制并引入30亿元的战略投资、用于优先偿还逾期或快到期的短期借款,同步内地主体准备上市辅导甚至是借壳,然后香港上市公司分拆。形成母子上市公司嵌套结构。辉山的问题就解决了”。(.证.券.日.报.)


与 文章关键字:辉山 乳业股份 独董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