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股票频道上市公司>  正文

全球20余家企业 试水“飞天”出租车

http://stock.591hx.com 2018年05月02日 09:18:59

 

  [西门子电动飞机项目战略主管OlafOtto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欧盟在空域政策方面相对严格,未来亚洲可能成为这种‘空中出租车’商业化的首选地”]

  为了解决拥堵的城市地面路况,人们已经开始把视线转移至空中,发明出了多种外形古怪的飞行器。多维交通时代已经开启,未来打个“飞的”将不再是梦想。

  国外多家企业已经开始研发测试电动飞行出租车,预计今年年内就能进行试飞,这意味着“空中出租车”距离载客的商业化服务更近了一步。

  缓解大城市交通拥堵

  欧洲知名飞机制造企业空客研发的电动飞行出租车CityAirbus已经完成了地面测试,即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展开飞行测试。

  这款“空中出租车”将在固定航线上飞行,时速可达120公里,最多能搭载四名乘客,外形酷似直升机。但不同的是,它由西门子提供100千瓦电机推动螺旋桨组成整体推进装置,飞行时的噪音能降到最低,可以在拥挤的闹市区起降飞行。

  与空客合作开发CityAirbus发动机的西门子电动飞机项目战略主管OlafOtto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是一款为城市空中交通设计的多乘客、自动驾驶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以快速、经济适用和环保的方式飞越交通堵塞的大城市。”

  Otto向第一财经介绍称,空中出租车最开始将配备一名飞行员,但随着技术发展,将会使用全自动操作系统。据了解,空中出租车的运营模式将类似当下流行的网约车,用户可以使用手机应用预订车辆。

  此前,空客下属子公司Voom已经在圣保罗和墨西哥城推出了直升机预订服务。在被称为全球最堵城市的墨西哥城,搭乘“空中出租车”,由城西因特洛马斯商业区至30公里之外的城东贝尼托-华雷斯国际机场,仅需12分钟。如果选择走公路,高峰时段最快也要一个多小时车程。这为有条件的人提供了另一种出行选择。

  今年夏天开始,空客的按需直升机平台Voom还将与奥迪合作,在圣保罗和墨西哥城两座城市开始提供终端到终端的运输服务。奥迪将提供地面运输服务,Voom提供直升机运输服务,实现无缝对接,为旅客提供多方式联运出行体验。

  据介绍,Voom未来还将拓展至拉美乃至亚洲更多地区,预计到2019年末将在全球10座城市推出高性价比的“空中出租车”。

  空客并不是唯一一家致力于多维交通的企业。德国初创公司Volocopter此前也公布了一个城市空中出租车系统的设想,公司将这个交通系统命名为Volo-ports,不过预计建成需要十年时间。

  在这一交通系统中,“空中出租车”的停车场将借用摩天大楼顶部的直升机机场。Volocopter宣称,这些由屋顶改造而来的“车站”将包含复杂的传送带系统、可更换的电池组和通向巨大充电端口的电梯。

  这些“空中出租车”着陆后,传送带会将它们平移到室内,保证乘客可以在任何天气下顺利下车。机器人会将旧的电池组拆出来,更换新的电池。最后,飞机会通过电梯转移到地下停车场,由运维人员检修后加入到后面的运输队列之中。

  据悉,整套流程能够让Volocopter的飞机每30秒起飞或着陆一次,以保证足够的载客量和平价的商业模式。Volocopter预计,系统建成后,每小时可以有多达1000名乘客上下机,这意味着每天每站可以运送约1万名乘客。

  美国谷歌公司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Page)投资的硅谷飞行器公司“小鹰”(KittyHawk)去年10月起就已经在新西兰公开试飞了最新研发的自动驾驶“空中出租车”Cora,并预计将于三年后以类似出租车的形式投入商业化运营。

  探索潜在商业模式

  全球目前有约20家公司正在进行类似“空中出租车”项目的研发,除了波音、空客等飞机制造商,一些共享出行公司和汽车制造商也在这种多维交通方面投入巨资研发。

  Uber已经公布了“空中出租车”的布局,计划到2020年,在洛杉矶、达拉斯和迪拜等地运营“空中出租车”项目。

  国内的无人机企业亿航CEO胡华智近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短距离空中飞行极具商业价值,而且能源成本也很低,这将会极大地缩减人们未来的通勤成本。”

  亿航继研发出184一人座载人无人机之后,即将于今年推出另一款两人座的载人无人机。在亿航位于广州世界大观的森林公园试飞场上空,经常可以看到胡华智本人搭乘着这架外形如直升机一般的无人机。但他同时指出,“空中出租车”真正投入运营还需要政策方面的配合。

  任何一家飞行汽车制造商都必须面对如何在城市内起降、续航、安全性、空域管制等问题,尤其是乘客搭乘的安全性以及无人机遭遇网络攻击的风险性。

  据了解,目前全球仅少数国家对这种“空中出租车”发放了测试牌照,以及固定航线的测试运营牌照,这些国家往往是空管制度开放或者对缓解地面交通有迫切压力的。

  比如佩奇的KittyHawk之所以选择新西兰作为试验的首选目的地,是因为当地的经济状况良好,并且空管制度受到全球监管体系的尊重。据悉,公司和新西兰政府方面关于该项目的会谈进行了一年半,其中多个新西兰的政府部门都参与到其中。

  西门子公司的Otto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欧盟在空域政策方面相对严格,未来亚洲可能成为这种‘空中出租车’商业化的首选地。”

  这意味着“空中出租车”要真正像现在出租车一般的普及仍然有待时日。

  电池技术尚待完善

  除了政策监管外,最大的两个问题就是商业模式和续航里程。

  根据空客Voom平台在墨西哥城已经投入的运营来看,这种“空中出租车”的成本仍然偏高。Voom在墨西哥城所设立的四个搭乘点中,有两个位于市区商业中心,两个位于主要机场附近。已开通航线的飞行时间从4至20多分钟不等,费用介于2300至6380墨西哥比索(约合127至354美元)。

  但好处是Voom平台看似高端复杂,体验方式实则亲民简单。仅需打开手机应用或网页,填写信息、选择航线、完成支付,然后提前15分钟到指定停机坪等待即可。

  据胡华智估算,以中国为例,短距离的空中出租车一旦全面铺开,最终单次通勤的成本可以降到与现在地面打出租车成本等同。但他承认:“空中出租车要实现盈利还有待时日,相关的盈利模式也仍在探索中。”

  目前市面上已经存在的载人飞行器的续航里程在20分钟至40多分钟,仅能满足于城市内的短途飞行使用。如果需要飞行更远的距离,直升机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预计电池技术的完善至少还需要好几年。

  尽管电池和电力发动机具有安静、效率高的优点,但电池太大太重,存储的能源也比液态燃料少很多。这让电池驱动飞机一度被视作是一个笑话。

  现在,技术已经取得了突破:电池可以存储的能量稳步提升,而且这种趋势会继续。其次,将电池、电力发动机和传统引擎结合的技术进步了,引擎将变得更小、更轻、更有效率。

  以西门子公司的电池技术为例,2011年西门子第一次演示了早期的混合动力飞机,但它太重了,根本无法用于现实。而在新一代产品中,电力发动机、动力电子设备、传动装置的重量下降了100千克,它可以装载的旅客、行旅重量已经与小型飞机相当了。


      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与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