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股票频道市场聚焦>  正文

滴滴杀人疑犯信用调查:曾向51家机构借款多笔已逾期

http://stock.591hx.com 2018年08月27日 10:57:54 每日经济新闻

  滴滴杀人疑犯信用调查:曾向51家机构借款多笔已逾期 出事前仍在4家申请贷款

  每经记者 边万莉 朱万平 实习编辑 易望奇 每经编辑 毕陆名

  据警方26日晚通报,乐清滴滴顺风车司机杀人案中的女孩,在遇害前被迫向司机钟某微信转账9000多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钟某此前曾向51家机构借款,还发生过多起逾期。

  滴滴在审查其资格时,是否将其个人信用作为考察指标,这是留给我们思考的问题。此外,为更好地起底犯罪嫌疑人钟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日前来到其位于四川金堂的家中进行全方位调查。

  陷入借新还旧恶性循环

  滴滴顺风车司机的审查是否真的做到了严格?《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滴滴杀人疑犯司机钟某的个人信用进行了深入调查。

  调查发现,乐清滴滴顺风车司机杀人案中的司机钟某曾在51家机构借款;而在出事前一周内还曾向4家平台申请借款。具体来看,51家借款机构包括汽车租赁、消费分期平台、消费金融公司、信用卡、小额贷款公司、P2P网贷等。从传统金融机构到新兴网贷机构,可以说,钟某几乎借遍了所有能借款的机构。

  钟某主要借款机构是P2P网贷机构和消费金融公司,《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P2P网贷行业一般借款利率高达年化30%,也有利率稍低的,但是对借款人要求非常高,一般不是要求用房产抵押,就是要求借款人在政府、事业单位等就职,而这些条件,钟某都不具备。

  而部分消费金融公司的借款利率也并不低,除了利息之外,有些还包括“客户服务费、贷款管理费、手续费、灵活还款服务费”等一系列其他费用。

  值得一提的是,钟某还曾有过多次贷款逾期记录,在2017年11月13日、2018年1月13日都曾有过逾期记录。在第三方查询系统内,钟某的个人信用测评结果显示为“建议拒绝”。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从钟某的借款情况看,几乎向所有类型的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都提出了借款申请,而且借款的种类包括无抵押信用贷款、消费贷款、汽车租赁等各种类型,说明其资金需求非常迫切,现金流非常紧张。从钟某的借款利率来看,从几个点的低利率到三十个点的高利率他都来者不拒,完全不考虑是否能承受高昂的资金成本问题。不难想见,钟某已经陷入到借旧换新和利滚利的恶性循环中,导致数笔贷款出现逾期,信用状况迅速恶化。

  而据警方最新通报消息,女孩遇害前被迫向嫌疑人微信转账9000多元。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钟某信用状况的恶化。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报道,钟某父母很多年前就去外地打工去了,钟某主要由爷爷奶奶带大,其初中未毕业就辍学,后去某技校上学,毕业后做过开三轮车卖水果、饰品等小生意。他在当地镇上开的奶茶店因生意不好而亏本,曾向父母要了不少钱。

  这并不是钟某第一次开滴滴。据其亲戚介绍,钟某在两三年前花了几万元买了现在的车来跑滴滴,并先后在镇上和其他地方开过滴滴,今年春节过后,他随父母去了温州。

  像钟某这样失信频发的人,是否适合担当滴滴司机为公众服务?其是否能为乘客的安全负责任?滴滴在审查其资格时,是否将其个人信用作为考察指标,这些都是留给我们思考的问题。

  近两年常向父母要钱

  此外,为了更好地起底犯罪嫌疑人钟某,8月26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犯罪嫌疑人钟某位于四川金堂的家中,当记者提供网传嫌疑人钟某的照片时,其亲属确认照片中的人是钟某,其在乐清的父母也正在配合警方调查。

  钟某家在金堂县某镇的偏远农村,距县城仍有数十里路程。日前,有关钟某涉嫌犯罪的消息,在附近村民中已传开。

  “我昨天就听说这个事情了,微信群内早就传开了。”钟某家所在的村里一位村民称。

  在钟某家中,当记者提供网传嫌疑人钟某的照片时,其亲属确认照片中的人是钟某。钟某的一位亲戚还称,25日他打电话给钟某的父亲,才知道此事,其父母正在配合警方的调查和处理。

  钟某今年春节后跟着其父母到温州。“我25日给他(钟某)的父母打了电话,他父母还在当地派出所里,正在配合警方调查。”钟某该位亲属称。

  钟某是家中独子,由于其父母曾先后在广州、温州等地打工多年,钟某主要是由其爷爷奶奶带大。前述亲戚称,钟某读到初二就辍学了,后来又去读了技校,但技校毕业后也一直没有什么稳定的工作。做滴滴司机前,钟某曾做过小饰品、水果等生意,前两年在当地镇上开过奶茶店。“开滴滴是钟某做的时间最长的工作,大概做了两三年,最先是县里跑,后来在成都跑滴滴,今年春节过后才去的温州。”钟某亲属曾称。

  钟某前述亲属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年27岁的钟某虽已出入社会多年,但仍不时向其父母伸手要钱。“他经常要向父母要钱,有时候是以正当的理由,如开奶茶店等,有时候不是。后来,他妈算了一下账,他前前后后向其父母要了8万多元。”

  

 

  据钱江晚报报道称,到温州后,钟某曾在电子厂工作了一段时间,但不久前辞职了,成天在家游手好闲,也不出门,钟某父子见了面总是吵架,因为矛盾越来越深,争吵不断,为此钟某搬到了几十米外的一个小阁楼。“不成材,就知道要钱,也不知道花哪里去了。在家里也管不住,一说就要跳飞起来。”钟某的父母曾在向其老乡谈起他们儿子时称。

  有报道称,钟某前后花光了家里的40多万元,目前还有50万元~60万元的债务。对此,钟某的亲属称该信息并不属实,其称,钟某的父母在厂里打工,两个人工资加起来最多8000元/月,厂里不包吃也不包住,除去生活成本,一年挣不到多少钱。“哪个愿意借给他们50万元呢?”

  有消息指出,钟某事发前还曾在多个网贷平台上借款,钟某该位亲属说:“我曾向其父母询问过,但他们也不清楚。”

  对于该案的最新情况,8月26日晚,据杭州媒体《都市快报》报道称,警方向家属作案情说明,受害人赵某遇害前,被迫向嫌疑人微信转账9000多元。


      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与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