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股票频道个股机构荐股>  正文

央妈再度放水 但交易员不领情 银行也犯愁

http://stock.591hx.com 2018年09月18日 09:34:04 上海证券报

  不出意料,17日早上,央妈9月第二笔“麻辣粉”投放到位。

  

 

  央行开展2650亿元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利率持平于3.30%。当日无逆回购到期,实现净投放2650亿元。

  为什么说MLF投放并不意外?

  说不意外,一方面是因为早在本月7日,央妈等量而非超额对冲到期MLF的时候,市场上就嗅到了第二笔的气息。再掐指算算地方债发行、跨季、过节等因素,大概率就在中下旬!

  另一方面,从今年6月开始,央妈每月都放两笔MLF,一笔是常规续作当月到期量,另一笔通常在中下旬,就是给市场额外送“大礼包”。因此,这一操作思路也有迹可循。

  其实,还有一层原因,就是现在大家对MLF不再感到是“意外之喜”了。不像以前资金紧张的时候,货币市场上一群嗷嗷待哺的金融机构,一笔MLF仿佛甘霖滋润大地。现在资金面整体偏宽松,大家手头不差钱,即便缺钱也很快能续上。

  在目前流动性宽松、资金价格偏低的情况下,1年期MLF利率3.3%所传递的信号也与以往大不相同。用一位银行交易“老司机”的话来说,“虽然资金的量是充裕的,但是‘缩短放长’的资金期限调控释放的信号是:要紧守‘利率走廊’的底线,该去的杠杆、该守的指标都得继续执行下去。”

  而对银行交易员们来说,借钱补缺口已经不是最难的事,更大的压力来自怎么把钱花出去、投向优质资产。在今年货币宽松、信用紧张、风险潜藏的大环境下,如何平衡风险、收益和监管指标等多重目标后,寻找到合意的优质资产才是“王道”。

  货币市场怎么就不差钱了?

  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资金市场,或许只需要半年时间。

  “以前每天一大早给大行交易员请安,跪借资金,现在经常是大行交易员主动来搭讪,问我们缺不缺钱。”一位农商行的资金交易员笑言。

  过去一路高企的非银机构资金拆借价格,现在也贴近甚至低于银行的资金基准价。昨日,上海银行(601229)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隔夜报价2.466%。而在交易所市场上,上交所质押式国债回购(GC001)隔夜价格报2.38%,加权平均利率报2.422%,均低于隔夜Shibor。

  

 

  

 

  再看代表银行资金价格的DR007以及全市场的R007,昨日两者几乎持平。过去R007加权利率都远高于DR007加权平均利率。

  其实,资金面的宽松,也是因为机构很难找到合意资产。

  一位股份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告诉记者,货币市场上资金主要来源于大行,而大行的资金是来源于多余的超额存款准备金,在银行信贷等资产投放不足的情况下,就会有多余的超额准备金头寸,这部分资金“躺在”账上只能拿极低的利息,不如拿到回购市场上借出去。

  投资两难:高收益不敢投低收益没法投

  “今年外部信用环境发生很大变化,我们是高收益资产不敢投,低收益资产没法投。这是个两难局面。”一位城商行资产管理部人士感叹。

  在他看来,今年外部流动性宽松,导致整个资产收益下滑。从表外理财来看,因为资金成本是刚性的,导致收益和成本倒挂,资产投放不足。

  他表示,其实从资金端来看,今年资金头寸是比较充足的,无论表内自营资金还是表外资金,因为整体资金面是比较宽松的。

  但从资产端的信贷投放来看,今年的节奏仍慢于预期。

  “不是实体经济没有融资需求,而是有效需求不足。”一位股份行资产管理部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好资产比较缺,商业银行的风险偏好较低,对于一些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虽然有不少鼓励政策,但是很多银行还是比较有顾虑。”

  既要严控风险,又要保障收益,还要满足监管要求,如何做到平衡并不容易。在债券投资方面,上述人士表示,行业、外部评级都是关注项。

  存单方面,上述城商行人士也感到压力较大。“由于大行的存单价格太低,不符合收益要求,我们只能被动下沉信用评级,投一些AA+及以下银行的同业存单,我们现在持仓的存单都是AA、AA+左右的,相对来说金融机构的违约概率较低。”

  总体来看,流动性好、期限短、收益相对适中的资产是市场上普遍受欢迎的标的,主要集中在一些高等级信用债。但是这样完美的标的,又有哪家机构不想要呢?这又造成了局部的“僧多粥少”现象。


      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与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