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正文

投资接连失利

http://stock.591hx.com 2019年02月21日 13:53:16 新浪财经网

  每经记者 刘洋 实习编辑 王丽娜

  易到,不易。在屡传司机提现难、遭大股东韬蕴资本出让股份之后,2月19日韬蕴资本集团发布内部通知称,在接盘易到用车(以下简称易到)之后,因其耗费大量资金,且新一笔融资难以到位,已无法支撑现有团队继续运营。换言之,似乎因受易到拖累,韬蕴资本才面临近日的财务危机。消息一出,业界哗然,甚至有评论将此调侃为:“乐视拯救者的溃败”。

  2月20日,韬蕴资本法务总监孙树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公司目前经营正常,通知被过分解读了。”同时,其强调在资本寒冬下,公司将更“聚焦主营业务”。而易到方面则对记者表示,目前不便接受采访。

  不过,相比“暂停绩效工资发放,只做基本生活保障”的现状,韬蕴资本的回应多少仍难免尴尬。究竟为何韬蕴资本陷入眼下财务危机?与此同时,在易到“复活”之后,为何又一步步沦落至此?此次危机,会否又有“白衣骑士”前来接盘?

  救易到 韬蕴资本深陷资金“泥潭”

  2月19日晚间,韬蕴资本集团内部通知称,自即日起,“除必要岗位人员继续到岗上班外,其余同仁暂做在家办公安排。”在此期间,“暂停绩效工资发放,只做基本生活保障”。

  韬蕴资本将其主要归结为两点——其一,因接手易到,而耗费了“大量精力与资金”,对公司整体资金与其他业务开展,造成“不小的冲击”;其二,因市场环境不利,导致新一笔融资短期内难以到位,因此在“财务上面临巨大的困难”。

  对此,孙树明回应称:“公司目前经营正常,那份通知被过分解读了。”

  对于通知中所提到的为救易到,公司面临巨大财务困难,孙树明则表示:“面临一点困难,没有那么严重。在资本市场寒冬下,更加聚焦主营业务,对非主营业务的优化和调整,再具体的安排不方便透露了。”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4年的韬蕴资本,系一家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其主业为股权投资、证券投资与资产管理。近年来,韬蕴资本除了传统业务以外,正积极围绕两大行业进行重点投资和布局,即新能源汽车以及文化+体育+旅游。

  易到相关负责人则对记者表示:“目前还不便采访安排,有对外消息,会第一时间同步。”

  韬蕴资本之颓势,果真应由易到来“背锅”?公开资料显示,在扶持易到之外,近年来,韬蕴资本及其创始人温晓东本身即风波不断,其名下投资项目,也让公司和创始人陷入债务纠纷、失信风波。甚至有媒体报道称,韬蕴资本一位前合伙人曾透露,温晓东系各资产运作公司的资金缺口或达数十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方调查发现,易到司机已数月未能提现却是真的。

  先驱恐成“先烈”易到命运几何

  “从去年10月份到现在,一直取不出现金。”2月20日,北京易到司机王杰(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已有约16000元在平台。按照王杰的说法,易到总是寻求各种理由,拖延其提现。

  记者了解到,近日,韬蕴资本所在北京东方新天地写字楼内,陆续已有几批因在易到平台无法提现而转向韬蕴资本维权的网约车司机。王杰对此并不陌生,“很多外地司机不放心,都来北京要钱。”

  司机无法提现,加之背后大股东深陷资金链危机传闻,如今,王杰已“不敢好好拉,万一到时候不给呢”,也因此,如今易到上“车很少”。

  2月20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北京东三环黄金出行地带打开易到APP,尝试多次后,依旧无人接单。

  作为全国甚至堪称全球网约车的先驱,易到沦落至此,令人唏嘘。在采访过程中,多位互联网分析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已很久没关注易到,掌握的信息有限,不太适合评论。这也更加映衬易到的尴尬境地。

  “一步错,步步错。从最初的乐视风波,到后来创始人的出走,团队的环境已经改变。”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助理分析师陈礼腾对记者表示。

  易到出行创始人周航也曾公开表示,因决策失误,“本有机会拿到非上市融资里面最大的钱”,导致在之后的补贴大战中“过得很悲惨”,缺失一大块市场份额。

  2015年10月,乐视启动对易到的并购式投资。此后,乐视团队入主易到,对易到董事会和管理团队进行相应改组,周航与其他原始合伙人也相继退出管理层。

  易到平静的发展局势,因2017年上半年乐视挪用13亿元而被打破。彼时,无论乐视,抑或易到,均处于水深火热中,需有力买家接盘,“白衣骑士”韬蕴资本由此入局。

  从2014年便与乐视交易的韬蕴资本,可谓乐视的“老铁”。最终,2017年7月,韬蕴资本以5亿美元,收购易到67%的股份。一番折腾之后,易到于2017年最后一天发布公开信,将曾经与贾跃亭的过往悉数披露。数天之后,易到宣布重大调整。彼时一位行业分析人士告诉记者,曾经困扰易到的问题被解决后,易到确立了新的战略,轻装上阵重新杀回网约车市场仍有机会。

  但好景不长,温晓东包括“一体两翼”在内的战略调整,似乎并未改变易到的颓势,期间,仍不时有司机不能正常提现的传闻。

  王杰就对记者确认,“去年也有大半年没给钱,人心惶惶”,后面也“一下子结清”,因此他对在易到平台提现,仍存在一丝侥幸。

  他没料到的是,早在2018年,韬蕴资本就在开始为易到寻找下家,彼时拟受让方为赫美集团(6.420, 0.00, 0.00%)。今年1月21日,市场上又流出一份《关于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的声明》。该声明称,因整体融资市场不甚景气,韬蕴难以再向易到进行持续性投入,愿以半价出售所有股份。随后,不到一个月,韬蕴又称,因易到而面临财务问题。

  在网约车强监管环境、合规性加速落地的背景下,究竟易到会否迎来自己的“白衣骑士”?陈礼腾对记者表示,独立运营若得不到资金支持,被其他平台收割可能成为最后出路。


      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与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