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股票频道政策风向标>  正文

政府谨慎重启经济欧元区政策有望突破

http://stock.591hx.com 2020年06月01日 11:09:40 东方财富网

  截至发稿,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显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超过606万例,病亡人数超过37万,每日新增确证病例数达10万—14万例。拉美地区成为最新的疫情重灾区,而欧元区和美国政府在谨慎重启经济的同时,小心提防疫情再次来袭。

  经济现状

  过去两周,美国有460万人首次申请失业保险,而自隔离以来累计申请人数已达4000万。最新数据表明,消费和生产遭受极大打击。一季度GDP增长率二次统计后下调0.2%,至-5%。此外,继3月下跌6.9%后,4月个人消费又跌13.6%,个人消费物价指数年增长率仅0.5%, 显示物价明显疲软。

  而美联储最关注的核心消费物价年增长率从3月的1.7%猛跌至1%,远远低于2%的政策指标。零售额下滑16.4%,差于-12%的一致性预期,下跌幅度是此前最低纪录的两倍。工业产出下滑11.2%,是该指数创建101年以来下跌幅度最大的月份。此外,纽约联储周度经济指标在上周再创新低。然而,作为领先指标的ISH Markit采供经理人指数(PMI)由4月的27上升至5月的36.4,意味着宏观供给可能已经触底反弹。现在美国经济的薄弱之处在于消费(占美国GDP的70%)和小企业,而小企业雇佣了美国近一半的劳动力。5月彭博消费者信心指数和华尔街日报——伟事达(Vistage)小企业信心指数均不乐观。

  与美国相似,欧元区的ISH Markit PMI也从4月的13.6反弹至5月的30.5,但仍然与50的荣枯线差距较大,意味着欧元区经济仍在衰退,只是步伐有所放缓。由于企业职位缩减,采供经理人指数中的就业分项十分疲弱。

  日本方面,由于新订单和出口疲弱,PMI从上月的41.9下跌至5月的38.4。而受交通、旅游、通讯、金融、保险和房地产等行业拖累,服务业受打击尤其严重。服务业采供经理人指数从4月的21.5这一历史低点略微反弹至5月的25.3,但仅仅达到50荣枯线的一半。

  政策响应与展望

  美国方面,4月和5月首次申请失业保险的人数累计已达4000万,但继续申请的人数仅有2105万。这一巨大差距表明数百万计的失业人员未能得到经济上的救助,而有些人需要多次申请才能得到救助。5月的实时失业率可能在20%附近。与其它大国相似,美国的经济发展十分不均衡。据德意志银行调查,美国南方各州和夏威夷,有30%到40%的人失业。

  二季度GDP的衰退预计是史无前例的。华尔街日报在5月的调查表明,绝大多数业内分析师下调对二季度GDP的增速预期,年化增速预期从上月的-25.3%下调至-32.3%。对未来半年到24个月的经济预期差别较大,但分析师一致抛弃了“V形”快速反弹的看法,转而认为复苏将更为缓慢。

  隔离带来的冲击已然严峻,但其持续的时间更为重要。如果隔离持续下去,本来货币政策能够解决的流动性问题将转变为美联储无法解决的偿付问题。现在的担忧是企业和就业遭受的暂时损失会变成长期问题,造成雪崩般的破产和金融危机,这意味着经济需要更多地财政支持。尽管美国众议院新通过了一项3万亿美元的财政救助法案,但这项法案在参议院卡住,无望在近期通过。随着隔离进入第10周,经济不可能奇迹般地迅速恢复到2月初那般。经济恢复的前提是新冠肺炎疫苗已经测试有效并大量生产,而这可能还需要好几个季度才能实现。

  欧元区方面,二季度GDP预计将下跌18%到20%,据潘森宏观经济(Pantheon Macroeconomics)分析,这意味着失业率可能跳升7%,至超过15%。尽管欧洲央行快速响应并极大程度上防止了欧盟南部国家的信用危机,但按照现在的节奏,7500亿欧元的疫情紧急购债项目(pandemic emergency purchase program ,PEPP)资金将在10月份耗尽。欧洲央行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在最近公布的会议纪要中,理事会表示欧洲央行已作好充分准备对紧急购债基金根据“所需额度和所需时间”进行必要的调整,本质上就是无限期无限量购买。这是将有更多货币政策支持的明确信号。

  财政方面,欧元区可能迎来重大突破。德国总理默克尔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举办了视频会议,并宣布将出台一项5000亿欧元的援助资金,该资金将通过欧盟理事会发行债券筹得。这些资金不会通过对成员国贷款的形式发放,其目的在于支持泛欧洲财政支出以应对疫情。换句话说,这笔资金更像是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财政支持,与美国和中国等主权国家类似。如果该计划成功推出,这将是欧元区创建财政同盟的第一步。

  债券市场

  由于一致性预期愈发悲观,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彼得森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的演讲中呼吁更大力度的财政援助和刺激政策。如同奥利维尔·布兰查德(Olivier Blanchard,彼得森研究所资深成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所指出的,如果利率(即债务成本)低于GDP长期增长率,政府的高债务率虽然不是好事但还可以维持。然而,更大的风险在于,这样的高政府债务运行模式可能被供给短缺冲击所带来的恶性通胀所颠覆,比如1970年代的石油禁运危机。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宏观供给和宏观需求同时遭受冲击,但对比来看需求受打击更甚,因此通胀受到抑制。

  混乱即是机会,美国债券市场上,没有谁比贝莱德(BlackRock)及其CEO拉里·芬克更会抓住机遇。如同次贷危机那样,贝莱德再次受雇管理美联储的天量债券购买计划。由于此次情况突然,虽然其他管理人心有不平,但他们连竞标的机会都没得到。尽管贝莱德承诺放弃任何管理该项目的利润,但其名下的旗舰产品企业债ETF基金在4月获得43亿美金的资金流入,而同期竞争对手先锋基金(Vanguard)和道富银行(State Street)的同类ETF产品仅分别流入3300万和1500万美元。

  (作者系美国大型金融机构高级财经分析师,点石金融科技公司提供翻译)

  (文章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与 相关的新闻